感染性医疗废物处理人员,是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除了一线医务工作者之外,离传染源最近的群体之一。

截至2020年2月25日24时,武汉市累计确诊病例47441例。四万七千多名病人的背后是难以计数的感染性医疗废物和各种被污染的生活垃圾,而这些数量庞大的传染源却是由较少的人力和物力去处理。

记者连日走访多家定点医院,跟踪记录医院感染性医疗废物的处理过程,发现这是疫情中不为人知的、一道用奉献精神铸就的血肉防线。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现在体会到这句话了”

一名后勤人员正在将临时露天存放的医疗废物装桶,等待转运车辆的到来。(摄影:崔萌)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我现在是体会到这句话了”

李师傅是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以下简称同济中法新城医院)一名后勤人员,大年初一那天,正在家中和家人一起看春晚的他接到了同济中法新城医院一位负责后勤工作的负责人打来的电话,要求他赶紧回到医院上班,“我当时还问他你是不是喝多了,搞错情况了?”李师傅称。

在听到医院负责人对于疫情的详细介绍后,李师傅意识到情况十分危急,于是自己带了一床被子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就住到医院了。

“当时医院的情况十分混乱,到处都是过来求医的病人,每个通道都挤满了病人。有几天,天气特别冷,还下着雨,医院里病人太多了,有些病人随地吐痰,甚至还有大小便,我们当时都拼命清理,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但是我们几个兄弟互相支撑,把最难的那段日子挺过来了。”李师傅称。

李师傅原本负责医院绿化工作,因为有一手给绿植打药的技能,后来被医院后勤部门安排做消杀工作。李师傅称,刚开始的时候整体的管理有点混乱,病人楼上楼下、各个科室、各个通道之间窜,他每天都要背着装满了消毒液的喷洒箱在楼道、电梯里四处消杀,有时候睡到凌晨一两点都会被叫起来去做消杀工作。“后勤部门的负责人会告诉我病人的活动轨迹,从哪个地方去往了哪个地方,进了哪几个电梯,在病人的活动区域我们都必须做消杀。”李师傅称。

后来医院产生的感染性医疗废物越来越多,缺乏足够的人力去处理,所以李师傅也被安排去做医疗废弃物的处理工作。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现在体会到这句话了”

一名医院临时转岗的绿化工人正在对临时露天存放的医疗废物进行消毒,这样的工作全天进行。由于人手不足,一些原本在医院后勤工作的员工主动要求转岗,在一线处置医疗废物。(摄影:崔萌)

同济中法新城医院的医疗废弃物原本放在医院地下室的暂存间,使用红外线和药水进行消毒,但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产生的医疗废弃物是以前的近十倍,而且都是感染性的医疗废弃物。“以前我们的医疗废弃物放在垃圾桶里都会把垃圾桶盖子盖上,但是现在医疗废弃物实在太多了,不仅盖子盖不上,我们还要把垃圾硬塞进垃圾箱,有时候装有医疗废弃物的垃圾袋受挤压会突然炸开,严重威胁我们医疗废物处理人员的安全,但是为了尽快收完垃圾,确保院区所有人的安全,我们只能不惜一切代价了。”另一位负责医疗废弃物处理工作的周师傅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