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出狱背后:国美12年营收年复增长仅1.7%,发债86亿年内仍有225亿待偿

原标题:黄光裕出狱背后:国美12年营收年复增长仅1.7%,发债86亿年内仍有225亿待偿

出品 | 科技

作者 | 尹莉娜

经历了反复5次出狱传闻、“国美系”公司股价大涨后,昔日首富黄光裕终于“重获自由”。

2020年6月24日,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消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罚执行机关的报请,依法裁定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此前,有关黄光裕将提前出狱的消息曾被反复炒作,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11月、2015年5月、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及2019年4月均传出过黄光裕即将出狱的消息,且每次都能刺激国美概念股大涨。今日的消息也不例外:国美金融科技收盘大涨47.3%,国美零售收盘大涨17.39%,中关村科技、*ST美讯盘中涨停,分别收涨9.96%和5.02%。

其中,2019年4月的可信度最高,当时,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向媒体透露出了“黄光裕明年出狱”的消息,但随后澄清是“记者理解错了,黄光裕刑期没有变化,仍是2021年1月份。”

从资本市场的反应仍不难看出黄光裕作为国美核心人物的重要程度。而从今年以来国美的频繁动作中也可以看出,这家公司早已为创始人的回归做准备。

2008年,巅峰时期的黄光裕因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4年,处罚6亿元,没收2亿元。彼时,黄光裕仍是胡润百富榜榜首,并在此前的2004、2005年被连续2年评为首富,个人财富最高时达到450亿元。但在2019年公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上,黄光裕已跌落至第765位。

在他深陷囹圄的12年中,中国的零售市场也经历了多轮洗牌:线上电商逐渐成为购物主流,阿里、京东、拼多多的崛起成为不亚于国美的新的造富故事。在京东崛起时,2012年仍强势的国美还曾经扬言要通过价格战“干掉”的京东,但如今却只能接受京东的入股,并入驻了曾经的对手,成为“店中店”。

今年以来,国美动作频频。4月,拼多多宣布认购国美2亿可转债,5月,京东宣布认购国美1亿美元可转债,若悉数行使转换权,两笔交易完成后,国美可通过出让约8.5%的股份获得3亿美元融资。

展开全文

除此之外,国美也先后从韩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广发银行昆明分行、大连银行北京分行三家金融机构获得授信,总额度达65亿元。换句话说,在黄光裕出狱之前,国美仅从外部融资就至少达到86亿元。加上截止2019年底国美财报中透露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82亿元,国美可支配的现金共计达到168亿元。

尽管如此,留给黄光裕大展身手的时间也不多了。尽管发债融资为国美获得了现金流,但国美还面临着巨额债务需偿还。据报道,国美今年到期的债券本息高达5.78亿美元,于2019年12月31日尚未赎回海外债券本金共计4.76亿美元,而1年内须偿还的流动计息银行及其他借款为151.23亿元,这三项共计高达225亿元。除此之外,受今年疫情影响,线下渠道普遍受到较大影响,原本现金流吃紧的国美状况更是“雪上加霜”。

从公司的经营情况上来看,黄光裕所面对的也并非是妻子杜娟所承诺的“等老公出来时,要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相反,早在10年前就已经接近500亿元营收的国美电器到2019年的营收仅为594.83亿元(后更名为国美零售),年复增长率仅为1.7%。2019年,国美财报显示营收同比下跌7.57%,而在黄光裕没入狱的时候,国美零售的年增长率可以达到60%左右。更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以来,国美零售连续3年亏损,归母亏损分别达到4.50亿、48.87亿元和25.90亿元,累计亏损近80亿元,另外,在黄光裕入狱后的2年,国美的实际控制权也险些被职业经理人陈晓夺去。

从业务角度来看,国美的市场份额也被挤占。根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年度报告》,2019年线下渠道为家电市场主力战场,其中苏宁份额为17.9%,国美以退居第二,占比8.5%,依旧强势。

但在线上部分,京东、苏宁易购、天猫分别以22.39%、18.09%、11.72%的市场份额占据前三,国美的份额仅为4.88%。不过,为了挽救颓势,近期国美开始借“友商”的渠道发力线上,今年以来,国美接连与京东、拼多多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并接连入驻这两家平台。

关于黄光裕对于国美的掌控程度,坊间一直流传着国美董事会只是黄光裕的“影子内阁”的传闻:“黄光裕虽然在狱中,但目前国美的重要决定和战略决策,都来自于黄光裕的直接意志,且黄光裕的妻子杜鹃每月也会对其进行半小时的探视。”

但也有消息称,黄光裕实际上并未能对公司业务有真实深刻的了解。有国美高层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黄光裕在狱中所得到的外界消息都并非真实,他已经失去了对当今商业社会的判断性和灵敏度。一些呈报上去的报表均经过一定‘美化’,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黄光裕的思维导向。”

曾经的黄光裕习惯用“薄利多销”的模式打开市场,也因此被称为“价格屠夫”。董明珠曾点评过十几年前和国美电器的正面交锋:“黄光裕用低价冲击市场,要把我们渠道里的中小经销商全部消灭。那时,我们的人很紧张,不能得罪他,大连锁,好厉害!”曾有业内人士估算,在国美介入老对手苏宁的大本营南京后,该地的家电市场价格跌去了十几个百分点。

不过,相比于如今电商巨头们动辄百亿的补贴力度,国美手握的168亿现金流称不上有力的筹码。作为对比,截止2019年底,拼多多账上现金流达333亿元,京东自由现金流为195亿元,阿里自由现金流为783亿。

在黄光裕入狱的12年中,国美如黄光裕所言采用了“拖”的战术,即保住现金流,等待他的回归。但近几年来,国美开始加速了对新业务的尝试,但公司的营收和利润都未见起色。

去年2月27日,国美发布社交电商产品“国美美店”,宣布正式进军社交电商。除此之外,国美也开始与科大讯飞、云从科技等AI企业联手,探索零售新模式。而与京东、拼多多的合作上,国美的战略也十分清晰:“国美与京东的合作,最主要考虑供应链端联合采购、降低成本,与拼多多的合作主要是在流量端、定制化。”

另外,国美线下的零售门店仍是握在黄光裕手中的一张王牌。截至2019年底,国美的线下门店数量突破2600家,尽管受疫情影响,线下业务发展受到客观限制,但国美零售CFO方巍表示,公司的成本也随之大幅下降。且随着疫情形势逐渐缓和,人们对于改善家庭环境的愿望也在增加,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促进国美的家电销售。

除此之外,2020年国美定下了“百城计划”,将利用轻资产的加盟店形式,加速打造100家年销过亿加盟店,抢占县域市场的份额。目前,在县域地区,国美店面达1026家,GMV同比增长达61%。而在如今最为火爆的私域流量上,国美目前也以门店为支点,已经发展了超17万个社群。“国美将逐步实现全渠道、全产品的布局,并进一步实现线上线下场景融合。”

但无论是社交电商、私域流量还是线上线下融合,国美都从原来的造风者称为了如今的追随者。

12年前,黄光裕在极盛之时入狱,如今出狱后面对的零售业已然变了天。昔日首富归来,还能带领国美重回巅峰吗?

(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