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也有“中年危机”

原标题: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也有“中年危机”

自从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后,每位明星的节目动态都能引起网络热议,如此不间断的流量高峰怕不是某一个小鲜肉偶像能做到的。

该节目邀请的女明星都是1990年前出生的,也就是至少30岁。节目充满看点,但也令人唏嘘。

采访中,很多明星直言女团实在太累了,张萌说到:“腿已经废了。”黄圣依4天只睡10个小时。

令人意外的是,身材美貌俱佳的张雨绮,面对镜头坦言:这是我人生最没自信的时刻。

对于观众而言,这些明星并不陌生,她们有的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数年,成名于前。但如今放下身段,重新选择“出道”蜕变,是韧劲,也是辛酸。像网友调侃的一样,“唱跳女爱豆都去演戏了,女演员没办法,都去唱跳了”。

事实上,在女星群簇、新人层出的娱乐圈,对于30+女星而言,市场给予的机会终究是有限的。许多三四十岁“中生代”,甚至更高龄的女星大多数都面临着角色受限、无戏可演的窘境。

中年女性面临角色受限

纵观近几年来国内影视市场,从2017-2019年的票房TOP10影片,没有一部是以女性为主演的。

展开全文

虽然近几年来国内电影市场越来越活跃,电影数量越来越多,但素材过于集中,类型不够丰富。从上图中不难看出,近年来票房大卖的电影主要集中于动作、喜剧、剧情、奇幻、科幻几类,而这些类型的电影因为历史、社会文化等因素,都是以男性角色为主导的。

不管是口碑与票房双收的国内动作巨制《战狼》系列,还是主打科幻、平衡宇宙的漫威《复仇者联盟》系列,女性角色都过于单薄,在电影中的作用也多是辅助男主、延展剧情。

电视剧中倒是有不少女性角色。据中国视听大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排在黄金收视档第一的就是由孙俪扮演第一主角的《安家》。

同样,这些黄金时段收视率前二十的电视剧也体现出来,虽然剧中有不少女性角色,但大多都是靠奉献、隐忍来获得认同。

收视率第二的《如果岁月可回头》主线以为靳东、李宗翰、李乃文三人饰演的中年男性家庭、婚姻故事为主线,唯一的女主角是由蒋欣饰演的酒吧老板,在剧中主要塑造了一个将辛酸往事藏匿心中,安抚三位男主、帮助男主获得新生,重新回归自我生活的形象。

电影中没有多少戏份、电视剧中主要塑造成熟、家庭化女性,已经是现在大多数“中生代”女星的真实状况。

在2019年“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演员海清就联合了姚晨、宋佳、梁静,再次为中年女演员发声。海清在台上几近哽咽地说道:“我们一定会比胡歌便宜,和他一样好用。”姚晨的一句“请各位导演给机会”也成为一句戳大众心窝子的话。

这几年的影视市场,大量甜美爱情剧、翻拍剧让主角年龄设定降低。许多“中生代”女演员集体陷入瓶颈,在剧中只能当“绿叶”,或者被迫成为制作人、出品人才能为自己谋得一个角色。

姚晨不得不亲自做监制,才有《送我上青云》的机会,马伊琍又有多久没有出现在公众眼前了,杜若溪产子后为了复出跑了70多个剧组,最终只有3个剧组给了回复。

电影中的性别和年龄歧视

全世界都普遍存在

前几天,反种族歧视之下,HBO下架南北战争题材电影《乱世佳人》。在影视剧中,种族歧视这种行为很容易引起影迷们更为冲动的反对,而性别歧视则更像是一味慢性毒药,这种潜移默化的渗透很难引起影迷们集体强烈的反认同。

所以呈现出来的事实是,在长期性别暗示的环境里,女性在电影中的参与感远没有男性强。

2016年,美国知名数据网站为了研究电影中的狭隘的性别主义,在Google搜索了8000个剧本,并将每个角色的台词与演员进行匹配。汇总了从80年代开始的大约2000部电影中男女角色所讲的台词数量。

通过对演员台词研究发现,女性在银幕电影中的参与感远没有男性强,尤其是在动作片、恐怖片中,女性角色的参与感更低。

艺术来源于生后,电影是生活戏剧化的体现。在历史、社会、宗教等综合因素作用下,世界电影梦工厂、行业标杆,好莱坞的电影中多以男性为绝对主角,拯救世界的英雄多以硬汉形象出现。

观众不喜欢女性动作片吗?

并不是。

2000年上映的《霹雳娇娃》,在这部卡梅隆·迪亚茨、德鲁·巴里摩尔、刘玉玲主演的美国动作片中,三个性格迥异的女孩担起了主角重任!

她们在影片中展现出女性自信一面,独特的魅力获得了大众认可。一经上映,连续两周位居北美票房排行榜冠军,最终在全球收获了2.64亿美元票房。

这说明,女性动作片是有市场的。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即便是以三位女性为绝对主角的功夫动作片,片中仍有不少性感、裸露的镜头,且三位“天使”也都是为了一个叫做查理的男性特工工作,剧中由查理掌握派遣任务的至高权力。

《圣经》里说,上帝造人,但女人是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制造的。1972年,英国学者约翰·伯杰提出,人们观看方式中“理想”的观赏者通常是男人,而女人的形象则是用来讨好男人的。

中山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艾晓明曾在《妇女研究论丛》中提出,男性凝视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在这种环境中,传统中把女性定位于被看者、置于男性凝视的主控操纵,将女性角色建构成男权社会所希冀的具有“女性气息”的角色。在这种环境中,女性的外貌、身材,往往会成为衡量女性价值的标准。

在银幕中,当女性身体成为被消费的主体时,尤其是对女性身体进行过分渲染和暴露时,这种展示可能会变成对男权社会的妥协。

影视剧中刻画女性躯体,可能会对观众造成不良影响。但当大多数电影将女性身体变为吸引观众、尤其是男性观众眼球的卖点,则可能影响整体女性参演影视剧的市场建构。

随着女性年龄的偏大,能演的戏份越来越少。而男性则不一样,因为题材丰富,随着年龄增长,男性反而戏路更宽。

在许多影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到,男性演员在除了按年龄分配家庭角色外还可以扮演更多的社会角色,既可以演痞子流氓,也可以演商界政要,既可以演警察科学家,也可以做功夫打星。

但女演员不可以。女演员的现状基本是:什么年纪就要有什么年纪样。

因此,国内影视剧中女演员角色相对单一,多以没有特色的贤妻良母为主。似乎在中文语境中,成熟女性就应该被生活锉磨到没有棱角。

对成熟女性的刻板印象,让创作者很难跳脱出来塑造一个有魅力的姐姐。导演伍仕贤曾坦言,现在许多编剧笔下的女性形象都较为薄弱,许多剧本把年龄大点的女性都写成没有意思的贤妻良母这种模式化、套路化角色。

造成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演的窘境背后

是综合因素导致的

电影选角色,大多是由导演、制片人、编剧等多方协商而定,但就在目前的电影从业状况看,男女比例相差悬殊。

据美国南加州大学安那伯格学院对2018年100部国际影片幕后的制作团队统计分析,男性导演的数量是女性的21.4倍,男编剧是女编剧的5.9倍。

而通过对导演和影片的逻辑关系分析,影片中如果由女导演指导,那么女性在银幕中台词占比可以达到47.6%。如果剧组导演皆为男性,电影中女性台词占比平均只有32.5%。

但是,国内口碑较好的女性电影《七月与安生》、《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金陵十三钗》等,均出自男导演之手。

国内导演黄真真曾拍摄过女性电影《闺蜜》系列。如果说《闺蜜1》中陈意涵、薛凯琪、杨子姗三人表现出女性之间的友谊尚有看点,那第二部剧情完全借鉴《宿醉》,表现出三位女主的生活混乱,剧情也毫无逻辑,实在乏善可陈。

国内缺少女性导演,更缺优秀的女性导演。

资本偏好是导致“中生代”女演员没戏可演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影评人张小北认为,国内娱乐工业刚走向成熟,产能不足以覆盖所有用户需求,所以只能优先照顾更愿意在娱乐上花钱的年轻群体。在市场的导向下,年轻女演员更有优势。

资本驱动,即便是历史剧、宫廷剧也得让女主角套上各种壳来谈恋爱。《大明风华》里汤唯饰演的孙太后,经历五朝六帝,数次拯救大明朝于危机中。如此厚重具有质感的角色,但因为与朱亚文饰演的朱瞻基以及乔振宇饰演的官员徐滨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被许多观众认为是披着历史正剧的外衣,却在演玛丽苏剧情。

年轻崇拜的背后

是对女性的年龄歧视

《中国妇女报》评论员莫兰指出,限制中年女演员的原因,归根结底是长期以来针对女性的年龄歧视。

事实上,不仅是娱乐圈,整个社会对于年轻的推崇,正在成为这个时代的流行;而这种推崇的另一面,则是对“中年人”的抛弃。

除了演艺界,各行各业的职场,“中生代”女性的焦虑都很常见。

据某招聘网站调研数据显示,女性在职场上遭遇到不公正待遇。有58.25%的女性在应聘过程中被问及生育状况,63.98%女性认为生育是女性职场摆脱不掉的负担。

和普通女性相比,女演员们受社会各界关注度高,收入也比普通女性可观。“中生代”女演员们可以站出来为自己发声,可以通过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样的节目来证明自己。

而这些对于普通女性而言,都太遥远了。此刻的她们,也许正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遭遇着这种若隐若现的歧视和忽视。

花无百日红,通过《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我们期待姐姐们不用再被禁锢在一个“被凝视”的玻璃杯里,也希望更多女性能够打破“被歧视”的壁垒。

或许,她们缺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

参考文献:《当代女性电影的身体、两性与身份认同》 赵艳丽

《中年女演员没戏演?现象背后是基于性别歧视的年龄歧视》钱婧

《姐姐风潮兴起,文娱内容市场的发展终于能再进一程了》林不二子

数据新闻编辑:陈华罗

新媒体设计:许骁

校对:卢茜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